您的位置:首页 >教师园地>详细内容

辛勤笔耕

《双城记》的现实主义思想特征

来源:全塘小学 陆亦凡 发布时间:2018-11-12 浏览次数: 【字体: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睿智的时代,那是蒙昧的时代;那是信心百倍的时期,那是疑虑重重的时期;那是阳光普照的季节,那是黑暗笼罩的季节;那是充满希望的春天,那是令人绝望的冬天;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在直升天堂,我们都在直下地狱——简而言之,那个时代和当今这个时代是如此相似......”这段话出自《双城记》的第一章的开头,通过对比的手法引发我们思考,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时代。一连串的排比句,表达了《双城记》主题的双重性。《双城记》以法国巴黎和英国伦敦为故事发生的主要地点,作者狄更斯以法国大革命为时代背景,试图向英国统治阶级提出警告,呼吁改良,要求缓和社会矛盾。作为英国文学史上,成就仅次于莎士比亚的作家,狄更斯的《双城记》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双城记》分为三部:《复活》、《金线》和《暴风雨的踪迹》,当故事的情节不断在法国巴黎和英国伦敦上演和转换时,小说主题的双重性也不断凸显,即暴力复仇的革命主题和人道主义的博爱主题,这些也反映了《双城记》的现实主义思想特征。有人认为《双城记》是一部历史小说,但也有人说它歪曲了历史,争议颇多。我认为,小说本来就是取自生活,建立在生活之上的。从思想角度来看,《双城记》为人们提供了法国大革命时期丰富多彩的社会画面,作者以人道主义思想为武器,深刻地揭露、批判了社会的黑暗,同情下层人民的苦难,提倡社会改良,表现了狄更斯对英国人民的命运与前途的深切关怀。

一、时代的现实性:借古讽今,针砭时事

狄更斯创作《双城记》的思想动机,与他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19世纪30、40年代的欧洲工人运动风起云涌,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英国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日益尖锐。为了反抗资产家的压迫和剥削,英国工人掀起了伟大的“宪章运动”,将工人运动推向了高潮。40年代末,英国的宪章运动被反动派镇压下去,英国社会恢复表面上的平静,实则社会矛盾日益加深。这一切,触动了狄更斯敏锐的文学神经,使他深刻而清醒地意识到此时的英国社会状况与十八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前夕的社会状况有着惊人的相似。英国资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矛盾日益突出,大革命随时可能爆发。怀有浪漫主义情怀的英国作家狄更斯借助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社会危机种种表现与英国现状结合,以犀利的文笔借古讽今,针砭时事,警示英国的资产阶级,对人民疯狂地剥削,无情地压迫,那么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将成为革命的源动力,人民不在沉默中死亡就会在沉默中爆发,充分体现了小说的现实主义色彩。尽管小说夸大了法国大革命时期贵族们的错误,但是革命的爆发是长期的压迫和剥削导致的。

狄更斯对资产阶级的揭露也是多方面的,从人与人之间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到政治、经济、法律道德和教育等方面,都给予了深刻的批判。革命者在这样的压迫中爆发了,但是受尽压迫爆发的复仇者,在无知愚昧的情况下,成为了心灵扭曲的暴民,其中得伐石太太就是典型代表。得伐石太太原本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人物,从开始的坚定女革命家形象,不断地编织,在革命前期是机智勇敢的。但是她却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变得冷酷无情、失去理智。在革命爆发时,不仅要处死曾放弃侯爵头衔的先进青年代尔那,甚至还要杀害无辜的梅尼特医生和他的女儿露茜。她与温柔善良的露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最后死在露茜的仆人手下,这也是狄更斯精心的安排。狄更斯对革命阶级有所担心,中下层群众一旦揭竿而起,结果会一发不可收拾,无情地杀戮必定会导致人类的自我毁灭,狄更斯反对用革命暴力来解决社会矛盾。狄更斯肯定了法国大革命的必然性和正义性,也对无限制的暴力革命进行了谴责,提出了“暴力不可能建立爱、平等、自由、博爱的社会”,这也是他人道主义的体现。

二、人物中浪漫现实主义的体现:人道主义的博爱

《双城记》的思想内容非常丰富,体现在对每一个小人物的成功塑造上。除了像得伐石太太这样的矛盾人物,也有像卡尔登这样的“英雄形象”。卡尔登虽然认为自己是自暴自弃、虚度年华、酗酒成性的可怜虫,实则是一个有才气、聪明的人。他多次运用智慧帮助斯特里弗先生获得律师的身份,虽然成不了狮子,却是只极好的胡狼。卡尔登不是不接“地气”的英雄人物,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在爱上露茜之后,即便未能成为她的丈夫,但是愿意为爱放弃一切。在对露茜的表白中,他说:“为了你,为了你爱的人,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如果我有幸有机会、有能力做出牺牲,我愿意为你和你爱的人做出任何牺牲。”为了避免破坏露茜的幸福,他理智地将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默默关心着露茜的一切,并做好了随时为爱付出一切的准备。这也是他之后正义之举的伏笔。

卡尔登是一个英国人,但是却牺牲在法国大革命中,竟然还是为了救自己的“情敌”,常人看来是多么的不可理喻,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显得格外神圣。从普通的小爱转化为令人吃惊的生命之大爱,将人性的光辉发挥到了极致,体现了人道主义的博爱精神。在狄更斯看来,牺牲自我,成就他人,是博爱的最高体现,与充斥着暴力、复仇的大革命形成鲜明对比。

《双城记》的主要情节是由梅尼特医生一家从法国巴黎到英国伦敦再到法国巴黎的悲欢离合境遇组成的,这一家子也是人道主义博爱主题的体现。梅尼特作为一名医生,身负救死扶伤的责任,也是一个典型的人道主义者。梅尼特因为站出来指控侯爵对农家少妇的侮辱,丝毫不畏惧侯爵的社会地位,无奈遭受侯爵残忍地迫害。饱受了长达18年之久的冤狱折磨,被解救出来之后,没有想着去复仇,而是继续救死扶伤,这是人道主义博爱的体现。在意外得知向爱女求婚的青年代尔纳正是当年加害自己的侯爵的侄子的时候,没有和无辜的代尔纳计较,成全了这对恋人。梅尼特的博爱让他放下了18年的不白之冤,也超出了相对狭隘的骨肉之情,是人道主义的新境界,也是博爱的体现。

而另一个重要的主人公梅尼特医生的女儿露西,是一个资本主义统治下的温情主义者。尽管她的家庭遭受了侯爵的残忍迫害,却没有催生她向资产阶级复仇的火焰,而是用一颗博爱、仁慈的心去化解仇恨,这也是浪漫现实主义仁爱的体现。露茜费尽心机救出被困的父亲,用无微不至的照顾来化解父亲心头的伤痛,使其恢复生命的活力。第一次见到代尔纳,却帮他出庭作证,对于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也充满着同情和关爱。虽然拒绝了卡尔登的表白,露茜是那么的想帮助他,不想伤害科尔登,以至于流下真诚的眼泪。在享受自己的幸福时,也不忘别人的痛苦,可见对周围人充满了仁爱之心,是多么的善良啊。与代尔纳结婚后,更是一个贤妻良母。尽管巴黎充满了血腥暴力、社会动荡,她将家里的一切打理地井井有条,在得知丈夫被捕时,费劲全力去营救在巴黎的丈夫,这时的她又是坚强的。

这些似乎与当时的现实是背离的,有些不切实际。狄更斯想通过卡尔登、梅尼特和露茜这些人物的塑造,作为博爱的化身,用“人道主义”、“博爱”、“仁慈”来消除阶级仇恨,反对暴力革命的解救方式。以人道主义思想为武器,深刻地揭露与批判社会的黑暗,同情下层人民的苦难,提倡社会改良。

三、总结

《双城记》作为狄更斯的巅峰之作,有着暴力复仇的革命与人道主义博爱的双重主题。不论是从情节的铺设还是到人物的塑造,都充满了现实主义的风格,同时又暗含着浪漫主义的情怀,寄托了狄更斯对人道主义博爱精神的呼唤。通过对比,暴力革命在人道主义的对比下相形见绌。通过对法国大革命的残酷揭露,借古讽今,给英国统治阶级敲响警钟。作者站在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立场上,既反对残酷压迫人民的暴政,也反对革命人民反抗暴政的暴力,希望用仁爱、宽恕去感化,体现了人道主义的理想性。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